梁玉偉速寫
  人物檔案
  梁玉偉,42歲,遼寧省丹東港邊防檢查站政委,武警上校警銜。
  個性語言
  警察也是血肉之軀,但面對危險必須上。
  第一印象
  身材細高,左眼眉上方有傷疤,接受採訪時侃侃而談。
  □本報見習記者韓宇
  □本報記者張國強
  “我頭上傷疤是一次遭遇襲擊時留下的。”
  那次襲擊,發生在梁玉偉偵破一起特大偷渡案後,報複者喊出他在這起案件中卧底時的綽號,如果不是梁玉偉有所警惕,後果不堪設想。
  “我接觸的偷渡、販毒案件頗多。”梁玉偉說,為了能偵破這些案件,必須要充當卧底、打入內部,才能摸清有價值的線索,而這也使自身危險重重。
  喬裝“社會大哥”破大案
  娛樂一條街的夜晚燈紅酒綠,梁玉偉摸著前一天剛剃的平頭,走在霓虹燈下,一條重量十足的假金鏈子在脖子上左右搖擺,他身後則跟隨著20多名由偵查員喬裝成的“社會小弟”。
  走到一家商務KTV門前,梁玉偉定了定神後,帶領小弟們魚貫而入。
  梁玉偉這次的任務是接近一名偷渡蛇頭,這名蛇頭在一起特大組織偷渡案件中充當了二號人物,愛好只有酒和女人。
  開了一間包房後,梁玉偉拿起一瓶啤酒,來到早已被定位的二號人物包房門前,側身用肩膀頂開門,大步走向目標,眾多“小弟”守在了外面。
  沒等二號人物開口,梁玉偉搶先說:“久仰李老闆大名,我是這條街的偉哥,今日一見,交個朋友。”
  二號人物顯然被所謂的“社會大哥”場面鎮住,梁玉偉接著說:“我媳婦要出國,請李老闆幫幫忙,以後我可以罩著你。”
  二號人物乾著非法的買賣,確實需要保護,便和梁玉偉推杯換盞起來。梁玉偉為了保持清醒,躲到廁所里嘔吐了好幾次。
  一天、兩天……梁玉偉和二號人物在娛樂一條街混了兩個月,天天深夜帶著一身酒氣回家、倒頭便睡,妻子的抱怨越來越嚴重,甚至懷疑丈夫有了外遇,但由於偵查涉密,梁玉偉痛苦地堅持著。
  經過長期接觸,二號人物已然將梁玉偉當成大哥,梁玉偉根據獲得的線索梳理出整個組織偷渡團夥的清晰脈絡圖,最終,警方抓捕了包括一號、二號頭目在內57名蛇頭,成功破獲了這起涉案上億元的組織偷渡案件。
  案件偵破後的一個晚上,梁玉偉加班後回家,發現3名男子尾隨其後,職業敏感讓他加了小心。
  感覺身後惡風不善,梁玉偉下意識一躲閃開了後腦,一塊板磚拍在他的左眼上方後斷裂,鮮血一下涌了出來。
  其中一人喊道:“你不是號稱偉哥嗎,今天就廢了你!”面對手持磚頭、尖刀、木棍的3名惡徒,梁玉偉足足搏鬥了5分鐘,衣服被劃開、左手被刺穿,惡徒見梁玉偉拼死抵抗,最終放棄攻擊逃跑。
  回到家後,梁玉偉只是和家人解釋在樓下碰到搶劫了。
  有一天妻子給梁玉偉打來電話,哭著對他說:“老公,咱不幹了!”
  原來,梁玉偉妻子從電視上看到了這起偷渡案件,一下子明白了那陣子丈夫為何天天深夜才回家,聯想到丈夫身處的危險,失聲痛哭起來。
  電話的這頭,梁玉偉只能儘量安慰著妻子。
  被毒販踩在腳下試探
  在偵查一起涉及4.6公斤的販毒案件中,梁玉偉在KTV里接觸上了毒販,後來兩人之間稱兄道弟。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一件事讓梁玉偉至今心有餘悸。
  “你是不是條子(警察)?”身材高大、體重近兩百斤的毒販在KTV包房中突然將梁玉偉打倒在地,一隻大腳踩在了他的脖子上。
  當時空氣瞬間緊張起來,梁玉偉心想“難道是哪裡暴露了”,看著毒販及馬仔,他硬著頭皮故作鎮定地說:“你如果認為我是條子,可以馬上乾死我!”
  “哈哈,好兄弟,快起來。”毒販邊扶起梁玉偉,邊和他說是開玩笑,又開始喝起酒來,梁玉偉暗想“逃過一劫”。
  抓捕這名毒販時,警方選擇了後半夜三點,人熟睡之時。
  在打開房門後,梁玉偉沖在最前面,沒想到一把菜刀劈面而來,梁玉偉敏捷地往後一退,用門夾住了毒販拿刀的胳膊,菜刀落地,毒販隨即被制服。
  在講述這起案件時,梁玉偉也有些後怕:“幸虧毒販拿的是菜刀,如果是手槍,很有可能造成警方的傷亡。”
  “毒販都是亡命徒,他們也意識到被抓的結果是什麼,所以最後的反抗是不計後果的。”梁玉偉說。
  在打擊偷渡、販毒等嚴重犯罪中,梁玉偉不可避免地得罪過一些人,除了那次遭襲外,還遇到過多次恐嚇,包括打電話、踹門、留字條等。
  “我不怕那些犯罪分子,但是擔心家人的安全。”梁玉偉直言不諱,有幾次恐嚇提到他的孩子,為了安全,不得已將孩子從一所教育質量較好的學校轉學。
  摸著手上的傷疤,梁玉偉說:“警察也是血肉之軀,但面對危險必須上!”
  (原標題:喬裝“社會大哥”破涉案上億元偷渡大案)
創作者介紹

台灣檜木傢俱

ck13cksc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