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鐵砧山逍遙遊鐵砧山風景區是大甲一處休憩場所雖然不高 但從我家就可看到鐵砧山的蹤跡所以來介紹一下鐵砧山以下引用自www.tachia.gov.tw/CHINESE/tachia/ tiejhen/tiejhen01.html - 庫存頁面 鐵砧山古稱「銀碇山」,偏倚大甲鎮東北隅,地倨大安溪下游南岸,北側為斷崖地形,因外貌遠望猶如一巨型打鐵砧,故有「鐵砧山」之名。另外,由於鐵砧山自古便是海上航行船隻的重要地標,從海上遠望鐵關鍵字砧山,其山形若似鯨魚,即民間所稱的「海翁」,故大安港也因鐵砧山的緣故而被稱為「海翁窟港」。現今從大安港東望鐵砧山,除了砧板、鯨魚之說,另外也有人認為其形狀和大象相似。風景優美的鐵砧山風景特定區  大甲鐵砧山雖然高度只有海拔 二百三十六公尺 ,卻是台灣西部海岸線平原最高的一座山與附近火炎山連成一線是台灣氣候南北的分界線,亦是候鳥回歸北地重要之轉折處。  大甲鐵砧山網站優化,山不高但物華天寶人傑地靈,是一座自然生態與歷史人文兼具文化藝術相結合的傳奇寶山。山上的番仔園遺址和平頂遺址曾經出土刀、箭鏃、石錛等史前遺物,明鄭時期亦為軍旅屯兵重地,劍井、國姓廟都是充滿傳奇性色彩的古蹟景點,其它如永信運動公園、中正公園、武器展示公園,以及近來為提倡藝術生活化而精心規劃成立的雕塑廣場,都是鐵砧山上多樣而豐富的景點之一。鐵砧山非但歷史、文化意義整合負債不凡,而且風景清幽秀麗,清朝時「鐵砧晚霞」曾被喻為台灣十二景之一,今日依然是中部海線著名旅遊景點,極適合闔家運動休閒及賞景觀光。  奇山異水,山美、水美、人美、物美、情美,一切盡在不言中,踏青、尋訪、近看細觀,一步一驚喜,一步一讚嘆!的確是值得一遊的好地方。(撰文/蔡明憲) 以下是老公所用手機所拍的照片 這是鐵砧山的地標雕塑公園草坪白石上有兩隻鳥 。(撰文/蔡明融資憲)

ck13cksc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海濤法師的出家因緣』~ 難行能行 令人動容 1 每一個人的生命就像一首歌,都有它的歌譜,高低起伏,所以,佛陀要我們每個人從自己的生命裡面,體悟生命的真理。不過,各位要有一個觀念,花若要結果實,就得捨去當初美麗的花瓣。一個人的成長,一定有捨棄、放下的過程。女人,年輕時很美,手很細嫩,不過若要做一個賢妻良母,為了做家事、照顧小孩,就會有一雙很粗糙的手。一個小孩,要獨立、要成長,就得離開一向很依賴、很摯愛的父母,這就是現實的人生。 其實,每個人都有一樣的過程;包括想要修行的過程、想要成就的過程,一切眾生所面對的悲歡離合,我們都要去面對。 我出家的過程也沒有什麼特別,我籍貫是台北人,但是在高雄出生。 父親來高雄拆船,那時家裡的環境比較好,小時候,也不知道出生在高雄那裡,總共搬遷三個地方,只記得一個地方叫『三塊厝』,不知道是什麼地方,問我母親,她也說不清楚。 孩時,常常做夢,現在才瞭解我常會夢到出家人,甚至有一段時間,每晚都夢到同一個出家人站在床頭看我,那時還不知道出家人的模樣,我心想,大概是我常跑去田里偷捉魚,所以那個種田的人就常來找我吧! 三塊厝(三民區)漸漸,長大之後就開始接近宗教,記得母親曾帶我去教堂,也曾帶我去佛堂拜拜。 讀小學的時候,就搬回台北,一直在台北受教育。我有一種習性,無論做什麼事情,都很認真、很專心,包括玩、打麻將、賭博、嗑藥、交女朋友、同居通通都有,我認為,人做什麼事情,既然要做就要深入。幸好,雖然很喜歡玩,但是不曾心存歹念,不會用心機去設計人。所以,讀書認真,玩也認真。 小時候雖然很喜歡拜拜,但是不瞭解拜拜的意義,反正到處拜就對了!唸書時,每天去孔子廟拜,希望拜了成績好,甚至孔子誕辰拔牛毛,我都第一個站在那兒等,為求智慧而拔牛毛,現在知道那叫沒有智慧! 後來,比較認真參與基督教,因為基督教長老團契有很多活動,我認識很多牧師和外國人,覺得他們很親切!我們中國人,尤其台灣人,好像比較嚴肅,看到人不太會笑,但是從小認識的外國人,奇怪!他們看到我們都會笑,感覺很親切!傳佈耶穌基督那種博愛,用很簡單的道理而講的很清楚,也因為如此我才會對基督教感興趣。 講到這裡,我必須說,雖然佛教是最究竟的,但是大乘佛法的經典有的地方比較深,經典絕對沒有錯,但是我們必須配合現代的社會,將佛法的道理,用簡單、直接、白話的方式表達,讓每一個人都能立刻瞭解、一看就懂。 一開始我就很認真接近基督教,看到電線桿上基督教每一句標語,我都會去思考,學習那種博愛、愛人的精神。直到讀大學的時候,學校的校長,創立『全神教』,認為萬事萬物都有神。因為基督教、天主教、基督教、回教都是『一神論』,主宰只有一個而已,因此這位老人家創立『全神教』。我覺得很有道理,幾乎,每天都來看他寫的東西。那時候的院長是 張其昀 博士,他每天都在圖書館裡面找書,寫一些重要的文章,印給學生們看。 老實說到現在為止,我還是很羨慕這種生活,雖然我還沒老,不過我每天都在做同樣的事情;看書、找資料、找智慧的語言,對人生、對個人有幫助的,就把它寫下來,甚至盡量簡易化印給大眾看。所以,院長對我影響很多,因為改信全神教以後,對其它的宗教就會平等去看待。 雖然接近宗教,不過我還是一樣很愛玩,讀書的那段時間,到學校就是相約整天打麻將,練腦筋,但是經常輸,很奇怪!可是仍然很喜歡打麻將。這輩子頭一次接近出家人,就在讀書的時候,那時正在等車,剛好遇到一個法師,但是那時的心情是:遇到和尚,真倒楣!今天不用打麻將了! 後來才知道,那位法師就是現在法鼓山的聖嚴法師,那時,他也在文化教書。所以,若因緣沒到,就算大善知識站在你面前,也會錯過。 當兵之前很愛玩,每天不是打麻將就是談戀愛、賺錢。我跟父親同一個宿命,年輕就賺大錢,在大學唸書的時候,一個月就可以賺十萬塊。因為下課就去教書、兼差上班、最後乾脆開賭場、抽頭,非常好賺,整天賺錢、整天玩。我父親也是這樣,從日本回高雄,就開始賺大錢了,所以少年得志大不幸,就比較不重視金錢。 我是建中畢業,那時建中是第一名的學校,在學校我成績很好。父親是商人,希望家裡的兄弟有人接他的事業,結果大哥不願意,他要讀工程;二哥也不要,他要讀文學,剩下我,父親規定我一定要考商科,那時我理工、數學比較好,對學商做生意沒興趣。要考大學時,父親逼迫下,我只好辦休學,開始讀歷史、地理,但背不起來,結果考不好,第二年重考。 之後,我就沒住在家裡,因為,有一次在家裡,跟女朋友講電話,結果父親不但在一旁聽,聽完以後還要加以批評,我覺得很受污辱。甚至有一天,父親跟我說,這間房子賣掉了,叫我搬走,因為,那時候我父親常打麻將,結果輸了!離家出走在外面流浪的生活,對我幫助很大,到現在為止我還蠻習慣的。 那時候,我對父親不很尊敬,就離家出走,離家以後,每天流浪,白天吃同學的便當,每一個人吃他二口就OK! 到要考大學,我很努力讀書,成為補習班第一名,不但不用繳補習費,還發給我獎學金。聯考前,同學邀我去拜拜,拉我去台北恩主公,我問:『要怎麼拜?』,他說:『將你的意思跟祂講呀!』,我只好說:『我要考大學,每天讀十八個小時,一定要讓我考上!』。 我只有寫四個志願,那時候考大學分甲、乙、丙、丁組,丁組是商的,父親叫我一定要讀商科,我就叛逆,只寫法律;台大法律、政大法律和中興法律,後來看到文化,寫了一個觀光系,我並不知道觀光系是做什麼的,我還是把它寫上去,因為這不是商科的。 恩主公(行天宮) 考試時,我每科都考的很好,最後一節課,考地理,剛好二哥當兵回來,直接跑到考場找我,跟我說:『女孩子準備好了,等你五點下課我們一起去跳舞!』我心理就不斷的想著:五點下課、五點下課,要去跳舞,這下解脫了!渾然不知四點二十就收考試卷了,雖然我早就寫好了,但都寫在試卷上,還沒填入電腦的答案卷,結果四點二十到了,當!當!當!監考老師酒店經紀別的考試卷不去搶,只管來搶我的,我整個人都快要昏厥,愣在那兒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一題是一分,結果我才劃二十幾題,考試卷就被搶去了!結果有寫的都對,沒寫的就沒辦法,地理我考二十五分。 四點二十,我心裡十分痛苦,只好買一瓶汽水在那兒等二哥,二哥來了,還帶女孩子來,整群人要去跳舞,他看我臉色怪怪的!我告訴他實情。我那麼認真讀書,怎麼會變成這樣?二哥聽了也很傷心,五點是他跟我說的,但是怪我自己太粗心。 不拜還好,一拜居然變成這種結果,所以,我跟二哥說等一下不用跳舞了,整群人去恩主公,全部砸!後來,人員都找齊了,二哥又打一通電話給母親,母親聽到這件事情,就哭著跟我們說,你們不可以真的去砸恩主公,等放榜真的沒考上再說!我說,那有可能!地理根本寫不到三分之一,怎可能考得上!文化大學 放榜了,我數學考得比別人高,地理就等於別人的數學分數,結果真的考上了,347.55分,剛好達到文化大學觀光系的最低錄取標準。第一天去報到的時候,系主任特別問:最低分的是那一個?我舉手。但是,從那時候開始,每學期我都是第一名。可是系主任講一句話很好,讓我的人生有所改變,他說:『讀觀光系的人,讀書不用第一名,但是穿衣服、講話、講英語要第一名,要會玩、要會帶人玩!』。 我讀書一直都是第一名,這個觀念我從來沒有過。讀文化以後就開始學玩,所以什麼事情都會,我覺得這樣有好處,雖然三十五歲才出家,但是因為人生的經驗比別人還多,什麼事情都做過,出家以後,瞭解社會比較深。一個人若都曾擁有過,還放得下,對自己極有幫助,我發覺,這是命運的安排,如果我去讀台大法律系,可能會照父親的說法,做生意,要不然就走上政治的路,我可能就會繼續讀書,讀到博士,開始去參加選舉,走政治的路,一個人若走政治的路,就比較不可能來學佛。 當兵回來以後,對恩主公覺得很不好意思,只要經過就去拜,也因為這樣,常常去恩主公擲筊、抽籤,慢慢就接近道教、認識我的太太,後來和她結婚。她常講,還好你常拜恩主公,她才會去認識這個老公,因為我太太她們家就是恩主公的創建人,她們家蓋的。結婚以後開始創業,我運氣比較好,可能是過去世修的福報,事業賺錢,娶的老婆很富有,所以這輩子比較不用操煩, 從我 太太知道她有身孕開始,就一直富有,那時候剛搬進一棟新的房子,從那間房子開始一直到要出家之前,就已經擁有四棟房子。 我常說人一定要修,我覺得我那個孩子帶給我很大的福報,從開始有身孕到出世,做什麼事情都很順利,動產、不動產越來越多。因為跟他結善緣,我要出家的時候,除了這個孩子同意我出家、希望我出家,沒有人誇獎、讚歎我出家。 開始拜道教以後,我也很認真,到處跟人家去通靈、跳乩。後來家裡也設壇,我不會跳乩,但是有很多朋友都會神通、靈通! 設一個壇,大家可以收許多錢,可是後來都為了金錢而起紛爭,那時我比較有錢,於是異想天開,拿錢給那些通靈的人,一次一百萬、二百萬把他包下來,要求他們幫信徒通靈時,不要向信徒收錢,我以為這樣就不會有問題了,結果效果不好,人心就是這樣,有還要更有。 道教的傳統的觀念,相信有鬼道、天神、有前世、今世、來世。我們過去不相信,身旁邊有這些通靈的人,才會相信因果,並且比較深入。 後來事業越做越大,不停的成立分公司,甚至國外也去投資,結果有一段時間居然要貸款,開銷實在太大了!那時候心情就不好,因為有壓力,有壓力的結果,於是就到公司旁邊的慧日講堂,想到那裡靜一靜。那時我不是佛教徒,進入慧日講堂裡面,坐在那裡滿無聊的,看到前面那尊佛像倒挺面熟的,感覺很舒服,我愛畫圖,畫的人像就好像佛像一樣。 那裡有幾位法師,拿一些書給我看,我才開始認識佛教,之後,內心就十分羨慕出家人,看到出家人無憂無慮,那麼自在,我卻為了生意操勞成這個樣子! 我時常問神、通靈,我們不能說問神、通靈不准,它可能跟你說些過去世真實的事情,以及一些命運的事情,只不過沒有究竟,不能找到解脫之路而已。所以我常去算命,每次算命,都說我是出家人,我覺得很奇怪,還有一次,算命的說,你這個人是佛腳,怎麼還去結婚生子呢?問我要怎麼辦?為了這件事情我很煩,我就是不要出家啊!為了不要出家,還有一次還跑去花蓮王母娘娘廟拜到天亮,祈求由佛轉道,希望能不能不用出家! 還有一次,出國去玩,跟很多朋友去泰國洗泰國浴,洗的很厭倦,就跑在外面等候,結果有個算命的叫我過去,來唷!年輕人幫你算命,別人三百塊,你兩百塊就好!反正無聊就花兩百塊算命,算了之後,他問我一句話,你想出家嗎?我說,開玩笑!我已經聽的很煩了,我不要出家!他說:我看你是出家命!連在這種地方洗澡也有人說我會出家!不過,我開始有點相信,我真的有出家命嗎?所以,我問他:我要如何才不用出家?他告訴我,依據泰國的風俗,一個人若要躲避出家,他就要引渡一個人去出家,幫他出錢、買衣服、讓他出家,這樣你就不用出家了! 回台灣以後,我很努力到處登報紙,找些愛念阿彌陀佛的、吃素食的,問他們要不要出家?若要出家多少錢都給他!後來我發覺,等我錢給了他們,就沒有人要出家,全都跑光了!結果,一個人也沒引渡到! 慧日講堂 直到自己去慧日講堂,看到佛教的經書,印順導師的書,裡面寫著出家的意義:『出離感情的佔有,出離家庭的佔有,出離金錢、物質的佔有,做一個世間的自由人。』看到這句話我很高興!因為,我每天忙著賺錢、喜歡被人叫董事長、忙著照顧家庭,夫妻間雖然感情不錯,不過還是有種種困擾,人究竟是嚮往自由的。從小,我就很喜歡魚,很喜歡看魚,看魚在水裡邊游來游去很自由。也很喜歡釣魚,但是不喜歡吃魚。那時,看到這句話,非常羨慕,就開始深入,每天跑到慧日講堂看書、拜那尊站著的佛像。 我同修(太太)的表哥已經學佛很久了,他設了五個佛堂。那時他做生意很賺錢,後來大家一起又投資砂石廠,又賺了很多錢,不過,那實在不是靠努力來的,而是賺得莫名其妙,是一種福報的結果。他剩下的錢都拿去蓋房子,酒店打工最頂樓的樓層都留起來,闢建為佛堂,讓人念佛、拜佛。 開始學佛以後,我就去找他,拜他為師父,在家人拜在家人;因為他曾受菩薩戒,會講經,他要求我背經典。他現在是什麼人呢?就是中國佛教會的秘書長--道光法師。未出家前就非常精進,淨土五經倒背如流。我很佩服他,於是開始背經書,那時心裡就很羨慕出家了! 但是真正出家,除了要有意願,還要有因緣。頭一次的因緣是,我太太那個表哥,那時正親近靈嚴山寺妙蓮老和尚,那兒經常舉辦朝山活動。有一次,他邀我們去,我頭一次參加這種活動。看整群人拜的那麼虔誠,實在想不透!心想,這群人怎麼傻成這個樣子。我跟同修說:『要拜你去拜,我去上面等你!』我就帶著孩子走上去。 靈嚴山寺 到達上面,有一個許願池很大,樹立一尊巨大的觀世音菩薩像,我的小孩還很小,應該是四歲吧!他就跑到菩薩那兒拜,拜的很像一回事,拜完以後還跟我討錢許願,我也就同意了!我同修上來,我就問他:『黃一倫!』我的小孩叫做黃一倫,為什麼叫做〞一倫〞?我取的名字,〞一倫〞國語、台語、英語都差不多,一倫、一倫、ALLEN好寫又好記。『你許什麼願呀?』他正經八百說:『爸爸,我許願趕快出家做小沙彌!』我看著他又問:『你知道小沙彌是做什麼的嗎?』他講的很認真:『做小沙彌就是要修行呀!』。於是我又帶他去看小沙彌:『人家每天早上那麼早起床、讀書、用功、吃素,你可以嗎?』。他說:『可以!』,我覺得很奇怪,我太太也在場。 後來,我太太的表哥聽到這件事,『來!我帶你去見老和尚!』,那時我還不想去,我說不用…小孩說孩子話。自從小孩子說『出家』這件事情,我心裡不斷思慮著,小孩子怎麼會想要出家呢?仔細回想他過去和現在的行為,他不愛吃肉,只喜歡吃素食,拜佛以後,他拜得比我還認真。他很喜歡聽佛教的錄音帶,有一次錄音機壞掉,我修了好幾天修不好,他跟我說:『爸爸沒關係,來!試試看!』手打下去,『阿彌陀佛!』居然修好了!他念『阿彌陀佛』打下去會好,是因為他對念『阿彌陀佛』有百分之百的信心。有時東西不見,他就自己念『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還找不出來,就找我一起念,結果就找到了!念佛、拜佛讓他很有信心,所以家裡就有兩個佛堂,我拜我的、他拜他的,他拜的是卡通的佛,我拜的是大人的佛。從他開始想要出家那時,每晚,我 常跟 太太商量,小孩子有這個因緣真的要出家,就讓他出家,我們賺那麼多錢,就蓋一間大的道場給他出家好了!對小孩也不錯!以後也就不用娶妻、生子、做事業,他若願意過這種生活也很好。但是自己心裡想要出家的念頭卻不敢講,心想只要送孩子出家就好。 有一天,我跟孩子聊天,那時應該是五歲多,我說:『黃一倫,你出家,爸爸好好賺錢,有空再去看你!』,他說他七歲就要出家了,我說,好啊!結果有一晚,他哭得很厲害,一直跟我講:『爸爸!你要跟我出家我才要出家!』,每次講到出家,他一定要要求我跟他出家,後來我實在…只好答應他:『好…』,他才睡。那時後起,我開始考慮,是不是應該跟他去出家?父子講好了兩個出家,兩個又去邀我太太出家,整個家庭就都想要去出家,我太太的表哥道光法師也想要出家,四個人就常在一起開會,討論要如何偷跑去出家。 但是我最大出家的因緣,是我母親,因為我的母親,有一段時間生病,醫生檢查結果是膽癌,那時大家在做生意,沒時間照顧她,就請兩班特別護士照顧她,結果,有一個親戚打電話罵我:『你們這些不孝子,小孩生病自己照顧,母親生病就請別人照顧!』。我聽了覺得很羞愧,從那時開始,晚上都睡在醫院,丈母娘也剛好在生病,我太太照顧那邊,我照顧這邊,連我的小孩也得到中耳炎在動手術,那段時間對我來講,壓力很大。但是在醫院那段期間,我才開始認識人生,從小,我不曾處理過這些事情,我很少生病,只是偶爾感冒、肚子痛,沒什麼大病,對醫院的種種並不瞭解,照顧母親住院期間,我發覺,我無法接受有人死亡、有人徹夜痛苦、有人緊急手術,尤其那些老人病症看起來很恐怖。 還有幾晚我的母親,只要兩小時就痛一次,一下發燒、一下發冷,我緊張的跑來跑去,不知道該怎辦?那時我很喜歡念《地藏本願經》,若看母親疼痛時,我就跪在床邊念地藏經,念完以後就發願,開始吃素食,古老的說法是補壽給她,藉由吃一段時間的素食,希望母親會好一點。那段時間她也真的好多了! 我對母親算很孝順,看到母親那麼痛苦,我念地藏經給她,乃至發願,我發願希望真的出家,出家好好修行,學地藏菩薩,希望母親,要就早點捨報,不然就早點好起來。 隔天要開刀,她說她不要了,她會怕!我經過父親的同意之後把她送回家。回家三天以後,她又跑去別家醫院檢查,已經不太會痛,沒事了!她覺得奇怪,怎麼會這樣!就跑來問我,我的俗名叫黃榮享,『阿享!你如果有發什麼願?一定要去實現哦!我知道你孝順一定有發願,我才會覺得很輕鬆。』她問我發什麼願?我說:『就是發願出家啊!』。母親聽到我發願出家,眼淚立刻掉了下來,她認為出家很歹命,這個好命兒居然要出家。但是她知道,發這個願真的讓她身體好起來,甚至再十年都沒問題。 這個發願很重要,看到母親身體變那麼好,所以,我出家的願絕對不會退。 那時候,我想知道什麼叫八關齋戒,在台北我也不熟悉有那些佛寺,除了慧日講堂,但是慧日講堂並沒有傳八關齋戒,當時高雄文殊講堂慧律大法師最出名,就約我太太搭夜車,兩個很精進地跑到高雄受持一日一夜的八關齋戒,天亮才坐車回台北。受八關齋戒時我就發願,人家受一天,我要受一年的,不但受一年,還發願受八關齋戒以後,希望能出家。 回到台北,我太太說你受得這麼認真,是了發什麼願?我說我發願受一年的八關齋戒,她一聽心都涼了,我說我已經決定了,還好我太太也很尊重我。 後來,我又去問我的師父--如虛老和尚,師父說,若想出家應該要受菩薩戒,所以我又到處去找,那裡可以受菩薩戒,剛好高雄慈雲寺會本大法師在傳菩薩戒,我發覺,我學佛似乎跟高雄比較有緣。跑到高雄,我不會開車酒店兼職,雖然高雄出世但對高雄不熟,為了要找『楠梓』這兩個字又找不到,又不知道『楠梓』台語叫〞楠仔坑〞,到處問好不容易才找到。受菩薩戒那時很認真,一心受菩薩戒發願出家。 不過出家最困難的是感情這關,那時候,跟我太太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講。為了受八關齋戒,我還故意將隔壁那間很漂亮的房子買來,叫她去那兒住,我住這邊,晚上才不會相遇,因為要守八關齋戒。我的太太對出家很羨慕,曾經也有一段時間想要出家,但是她的想法是,一起出家,不是分開出家,我說出家在一起,何必出家,要出家就要分開出家。聽到分開出家,她就比較不同意,不過她對三寶、出家人非常非常的尊敬。 我常講,她這輩子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都出家人,因為她沒有父親,監護人就是表哥--道光法師,她的先生就是我,她唯一的小孩將來可能也要出家,所以對出家人,她很護持,也很會佈施,我佈施還沒有她厲害,假使我今天佈施九十萬出去,她就把它補到一百萬,我佈施〞十〞的,她都佈施〞百〞的,所以福報比較大,這是她的好處。 那段時間要出家,到處去找出家人,但是我太太也很聰明,我若接觸那一個出家人,她就會找那個師父溝通,所以我找很多出名的法師想要出家,結果他們都說你好好的賺錢,護持佛法就好了!結果沒有人讓我出家。 出家前,有一次去越南,每天拜,一心想要出家,結果晚上做夢,夢見我跪在一個和尚面前。夢中看到自己剃光頭的樣子,很高興,心想,我一定能出家!一定沒問題! 我年輕時並不是很孝順,因此內心裡起了一個想法,這輩子如果沒因緣出家,我也不要工作了,就一輩子奉養我父母就好了,我跟太太講,如果你不讓我出家,我也不跟你住一起,我跟父母住一起,陪他們出國、陪他們玩、陪他們做一切喜歡的事。 那時候,到處想要出家都不可能。有一次去圓光佛學院,打算去佛學院出家,於是跟我太太商量,不然你先讓我去讀書,看情形再說! 結果跑去圓光佛學院,早上三點起來,看到如悟法師,差點愣住了!哎呀!這是我夢中的人!我想,這一定是我出家的師父!雖然後來我不是跟他出家,但是至少這個夢可能是一種助緣。 圓光佛學院 後來,沒在那邊出家,又回到慧日講堂,我太太在那邊也是大功德主,所以沒有讓我出家的因緣,到慧日講堂又找我的師父如虛法師,我跟師父講,你若不讓我出家,我就去別的地方,隨便找一些經懺道場,師父說:『你若要去那些地方乾脆住在這裡!』。住在那裡,並沒有存心讓我出家,住了幾個月,我受不了,要求師父,一定要給我剃頭,我說我已經準備好了,絕對不退轉、不會還俗!最後,還是沒有達到出家的目的。 不得以邀師父回恆春,恆春那個道場很少人知道,但是我太太的電話馬上就來了,因為很多人跟她講,她馬上就來阻擋,我師父說:『因緣不夠嘛!這是你自己的業障!』,因此並沒有幫我剃度。我就留在那個地方,我說我不回去了! 要離開家裡的時候,確實是很痛苦,人畢竟是有感情的。我丈母娘很富有,她以優厚的條件交換我不要出家,但是我沒同意。於是她就去找我的小孩,她說:『一倫啊!你要等阿嬤死了,你才去出家,阿嬤給你多少錢、多少錢!』…跟他談條件,孩子說:好!就答應她。然後過來跟我講,『爸爸!我已經答應阿嬤,我要等她老了再去出家,你先去出家吧!』 他阿嬤想,如果不讓小孩出家,大人就不會出家,她沒想到小孩會說,好!我陪阿嬤,但是爸爸你先去出家!我聽到這樣,就決定了!一定要離開這個家,所以我就跟孩子跪下,感謝他! 我今天會出家,和個孩子出世有很大的關係,我不曾愛人愛得那麼深。生這個孩子的時候,我差不多三天三夜沒睡,一直看他, 四千二百公克,塊頭很大,相貌很好看。每天常照顧他,很愛他,連他站起來我都煩惱,坐下去我也煩惱,做什麼事情我都煩惱,不管在外面事情如何繁累,只要回到家裡看到他,那怕他已經睡著了,我都覺得十分快樂,覺得整個生命都改變了。但是也因為愛他,怕他生病、怕他受傷,開始比較脆弱,對宗教也就比較迷信,沒學佛以前,到處去問道教的事情,大多跟小孩、事業有關係。 記得要離開我家的前一晚,我太太知道我要出家,似乎不可能挽回了,就去拜託我父母去找我師父,說他們兩個不同意我出家,只要父母不同意,我就不能出家了!那一天我沒回去,我太太很聰明,就請我父母到家裡等我回去。我回到家門口看見客廳燈光通明,正要開門時發現父母的鞋子竟然在外面,我不敢進去,就在外面徘徊到一點多,父母親同樣也在客廳等我到一點多。後來,實在忍不住了,只好硬著頭皮進去,到了裡面,父母親坐在那邊打瞌睡,我一開門他們就清醒了,我趕緊說:『你們先不要講話!』我先跪下去跟他們磕頭,跟他們磕頭拜三拜,我說:『我要出家,已經決定了!我跟你們感恩、磕頭。』父親說:『你不能出家呀!我們兩個不同意,你要如何出家呀?』。我跟父親講:『你不讓我出家我只好出國!』說完,我就拿出護照來,因為我從事旅行社生意,所以有很多本,要去那一個國家都可以。父親聽了,就說:『你不要離開台灣!只要你不離開台灣就隨你了!』我說:『這樣的話您是答應了?』他說:『只要你不要離開台灣就好!』,我太太當時就要翻臉了!父親不知道出家什麼意思,他只知道我不離開台灣就好,母親沒有講話,至少我得到父母的同意了。 隔天我就要離開了,我太太知道我已下定決心。早上起來,哇!地上都是照片,我跟她的照片,撕成一人一邊,全部撕破灑在地上。我沒講話。要離開時,我孩子也靜靜的不講話, 我太太看我真的要走了,她知道我很疼小孩,她平常不太打小孩,卻故意打那個孩子,看我會不會走不開?唉!女人都是這樣!那個孩子平常若被他媽媽稍微打一下,就會叫『爸爸!爸爸!…』他的救兵就是我。但是那天他媽媽為了我打他時,雖然一直哭,但都不叫,也不看我。老實講,我心在滴血!很痛苦!我看著他,他都不看我,那時只要他叫我一聲,我就可能離不開了!他完全忍住不看我,我滿懷悲痛的走了出去。 (二之ㄧ) 酒店經紀

ck13cksc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01 Wed 2014 10:39
  • 夜幕

夜幕夜 彷彿一切人間之晏幕而月孃兒  卻又彷彿一恰至世間之銀鏡時光  縱粽似如一切世間之論頌時間  縱然恍負債整合然  亦似如一切寰宇之行者霓雲  將其彩裝之衣坊  逸然灑下了一穹蒼讓醞盈充塞了一寰宇而夕日  朝早已毅然支票貼現  彷似乎駕一戰車般冉然飛奔而去悄然逆行而下勝往宇宙之那一方  下形而降而所行世間之那另一半兒
信用貸款

ck13cksc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